百乐飞禽走兽,飞禽走兽电玩城

2020-07-06

康宁校友在2020北大百乐飞禽走兽毕业典礼上发言

  闵老师,母校的各位弟妹,各位老师:

  大家好!先谢谢阎书记邀请我再次重温17年前这一温馨激动的时刻,那一年我师从闵维方导师博士毕业。首先要祝贺各位弟妹在这所光荣的学校经历了十八般“地狱”级别的历练终于熬到今天,也感叹你们为母校与教育学科“添砖加瓦”的辛勤劳作,这是你们从学经历最辉煌的一刻,感同身受地祝贺与分享这一时刻的幸福与快乐!

  尽管这一刻我们的感恩与分享是等同的,但我们作为不同时代的毕业生,面临时代的问题和等待我们的生活却大相径庭。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拷问与使命,每个时代也有每个时代对毕业生的拷问与使命。我们当年处于中国百年未遇的变革,中国开启了面向世界的开放改革。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作为教育部简报组成员,参加每年京西宾馆的教育会议。当年我们听的最多争论之一是“派出多少留学生,他们能够回来吗”,当年的北大书记王学珍与许多大学一把手拷问的就是一个时代的中国开放问题[1]。今天,美国正在逐步关闭这扇大门。这是不同的两个时代。

  ——90年代初,分管教育的李铁映要求教育部所有司局人员蹲点山东所有县地市,研究怎样解决“人民教育人民办”。我当时在滨州地区调研,记得1991年全国财政收入刚过3000亿元[2],这样的财政能力很难解决那个年代的基础教育问题(泥孩子、土台子)。当年,“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传遍全国,而90年代依靠并不富裕的人民群众,全国基础教育集资达到1000亿元,这是那个年代人民办教育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丰碑。2019年全国财政收入超过19万亿元,全国教育财政性经费超过4万亿元。这的确是不同的两个时代。

  ——跨世纪后的20年,中国完成了高等教育从极度稀缺到相对稀缺的历史性跨越,从高等教育精英阶段过渡到普及阶段。而与未来颠覆的科技创新相匹配的高等教育质量稀缺,则是今天高等教育制度创新的新课题。这与20年前更是不同的两个时代。

  40年后的今天,你们也处在一个百年未遇的变革时刻,2020,你们的毕业季就是变革季。所以,我们相遇不同的时代,面临不同的问题,肩负不同的使命。我们的已成历史,它们不太可能始终都能成为今后时代的标杆。所以,不要在乎过去时代的经验与标杆,更应关注与抓准这个变革时代留给我们的开篇故事和悬念问题。

  因为,身处不同时代,悬念不同,撰写的故事也不同。当年的故事是在计划经济突围中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经典的一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谱写了整整一代人的精彩故事。现在,身处2020,你们更遇上一个好故事的开端,因为悬念更多,不论是肆虐狡猾的病毒,还是分道扬镳的认知,甚至是四分五裂的站队,这些都奠定了写出一个好故事的前提。所以,曾经幸运的我们,经历的故事已经结束;而你们,不仅将投身2035年的现代化进程,还正处在与全球共同分享困境与冒险的时代,等待你们的更是充满挑战悬念的精彩故事。

  面对这一特殊的时代,特别值得分享的是,真正的教育是一种精神传递,所有在校园习得的工具都抵不上流淌于北大人基因中的北大精神“原旨”,也就是说,能够激励你“奋斗”出一个好故事的可能不是专业能力,而是任何时代都“冲刷”不了的大学精神“原旨”或你的教育初心。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揭示的教育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3]。无论我们走了多远,还是需要不时地扪心自问,是否偏离了“原旨”与“初心”。

  还有值得分享的是,我们常常忽略且没有践行好的那些通俗易懂的“道理”,比如,尊重“多样性”。世界存在物种、人种、精神世界的多样性,学习倾听、理解接纳、妥协合作、分享共赢同样是重要的。比如,遵从“约束条件”。饭要一口一口地吃,故事要一集一集地讲,凡事都受约束,只是利弊大小不同。有时,理想与现实只差“成本”两字。又比如,接受“江湖”地气。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当然包含着地域文化风情习俗。身处当下,了解乡情民意就是“走江湖”“接地气”,脱离“地气”的教育理想只能是“空中楼阁”。这些可能恰恰是改变命运故事中不可或缺的“桥段”。

  2020,“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4],一百六十年前的狄更斯用这句话激励法国大革命的到来。同样,这句话也会激励一个时代的创新,因为,每一次新的危机都有可能成为开启一个新时代最好的契机。有时候在你非常沮丧时,请记住罗曼.罗兰的话,“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希望你们面对这个时代,依旧选择去做唤醒灵魂的事业!

  

  再次祝贺大家!再次感谢母校!  

  康宁  20200702

  

  

  

  1

  

 


  

  [1]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成立于1996年。国家留学基金主要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用法制和经济手段管理出国留学和来华留学事务。

  

  [2]1991年全国财政收入为3149.5亿元。2019年全国财政收入190382亿元。经初步统计,2019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50175亿元,比上年增长8.74%。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快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40049亿元,比上年增长8.25%。2019年全国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分别为4099亿元、22780亿元、7730亿元、13464亿元,比上年分别增长11.63%、9.12%、7.53%、11.99%。

  

  

  [3]著名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中写道:“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

  

  [4]“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句经典话语出自《双城记》,是著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指向法国大革命来说的。《双城记》是英国现实主义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创作于1859年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以“法国大革命”为故事背景,讲述了发生在双城(巴黎、伦敦)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返回